最好看的新闻,最实用的信息
11月21日 18°C-28°C
澳元 : 人民币=5.04
黄金海岸

马丽,你本人比电影里好看多了

来源: 每日人物 原文链接 评论0条

自从成了“女谐星”,曾经“美过”的马丽就必须长期面对不美、甚至不可以美的事实。一番斗争后,她终于不再较劲,“没事儿,来吧!反正我也不靠脸吃饭。”

文 |李悦

编辑  |金石

“把自己变成一个男人。”这是电影《羞羞的铁拳》对于女演员马丽的要求。

对于这个要求,马丽并不陌生——话剧《乌龙山伯爵》中,她演过变性人马丽莲,电影《夏洛特烦恼》里,她演过女汉子马冬梅。只不过这次,她要和老朋友艾伦饰演的男拳手交换灵魂,变成一位“纯爷们儿”。

为了完成这个任务,在电影开拍前的四个月准备期中,马丽没有穿过一次裙子,无论站在哪儿都会把一条腿踩在凳子上不停地抖,能葛优瘫绝不好好坐着,吃饭狼吞虎咽,走路永远架着胳膊像要去约架。

《羞羞的铁拳》中,马丽和男拳手交换灵魂,变身“纯爷们儿”。

有一次,跟男朋友去商场里玩抓娃娃机,一个都没抓到,“入戏太深”的马丽居然挥起拳头就要去砸玻璃,男友连忙劝住,但也忍不住吐槽——“咱俩不像情侣像海尔兄弟”。

电影开拍后,镜头里的马丽不是几乎素颜就是花着妆、晕着眼线、瞪着两只熊猫眼,在形象上“彻底没有任何顾忌”。当然,这些“自毁”也让她有所收获。跟着剧组路演去了30多个城市,每到一处,电影放映时,观众都会看着银幕中的马丽笑到不能自已,电影结束后,看到眼前的真人,几乎所有人也都会感慨一句——“你本人比电影里好看多了!”

1

“美过”,对于自己的外型,马丽给出了这样的定义。

她出生在辽宁丹东的一个县城,8岁以前,一直被当做小公主养大。家里楼下就有一个理发店,她从小烫着洋气的小卷发,穿着精致的公主裙,美得像个洋娃娃,在幼儿园,老师整天都抱着她,舍不得放下。

画风从上小学以后开始突变。因为体育特长,马丽先后练过短跑、长跑、标枪、篮球,每天风吹日晒,迅速“长裂巴了”。当年,“马家军”还曾经到她们学校选人,马丽觉得职业练体育太苦,吓得装病请假才躲过去。

上初中之后,马丽去考了辽宁文化艺术学校,转学表演。从丹东到沈阳,马丽发现周遭满眼都是美女,自知外形不出众,她便暗自断了出镜的念想,决心当个话剧演员,“反正隔着那么远,我画个大浓妆灯光一打一样美美的,观众也看不见我长啥样。”

考大学那年,北京电影学院比中戏招生早,马丽知道自己不是上镜头的精致小脸,但抱着练手的心态还是去考了。为了让自己显得漂亮点,她对着镜子精心打扮了一番。三试考场上,主考官是当年赵薇、陈坤、黄晓明的班主任崔新琴,马丽穿着西装外套、内搭高领衫、脚踩高跟皮鞋,用发胶把头发梳到全部贴在头皮上,“收拾得像个女企业老板”,用力过猛而落榜。好在她专业过关,最后还是被中戏收了。

在中戏的四年,马丽专业成绩拔尖,一直是班长、课代表。但排毕业大戏时,她却没演上女一号。一个老师说她长相有缺陷,上嘴唇和人中高高突起,看着像猴子,建议她如果以后还想当演员,最好去把上牙敲掉四颗,再箍一箍。

成名之前的马丽 图 / 来源网络

马丽不服气,没照着老师的话做,就这么毕业了,但这个建议也让她变得自卑。那段时间,周围所有同学都在跑剧组递照片和简历,只有马丽一次都没去过,因为“没那个自信”。

她一头扎进戏剧导演林兆华在北京大学办的戏剧研修班,每天在排练厅对着镜子练习在地上打滚、撞击身体、或者像麻花一样缠在一起,全情投入,几乎和外界隔离,似乎只有这样,她才能享受到自如和自信的感觉。

刚开始演话剧时,马丽演的全是《建筑大师》《樱桃园》这样的正剧,和濮存昕演过夫妻,和蒋雯丽做过搭档。有人看过她演的话剧之后找她去拍戏,马丽也决定去试试,但第一天进组就备受打击——化妆时,她听到有人在背后小声议论:“这谁啊,长得这么丑还能演,是不是有关系呀?”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她拒绝了所有影视剧的邀约。

2

多年前,因为自己不够美而决定“当话剧演员”时,马丽并不知道这个决定会让自己的人生出现转机。

2005年,马丽在话剧《满城全是金字塔》里演了一个戏份并不多的小角色。每场戏,她都演得非常严肃认真,但每每她出场,台下的观众都会笑翻。有一天,开心麻花的编剧、导演彭大魔、马驰和第一代男主角何炅去看戏,看到马丽的表演,彭大魔觉得“这女的挺彪”,而马驰则说自己眼前一亮,“她不是女一号,但整部戏的精彩都被她抢走了”。

随后,两人邀请马丽去开心麻花客串,最初只是在《疯狂的石头》中演一个模仿杨二车娜姆的小角色,后来一步步升级,直到成为开心麻花的“千场女王”,“我就觉得舞台太适合我了,我在上面会发光,我好自信。”马丽说。

当初被马丽打动的不止是彭大魔和马驰,还有何炅。

小品《超幸福鞋垫》让许多人对马丽印象深刻。

2010年,何炅邀请马丽在湖南卫视元宵喜乐会上演了小品《超幸福鞋垫》。“大家好,我是来自台湾的Mary。”这是马丽亮相时嗲声嗲气的自我介绍,在被何炅反问了几遍“谁”之后现了原形:“我是来自东北的马丽。”这个转折令不少观众印象极深,马丽也因此为更多人所知。

从2013年开始,马丽和沈腾搭档连续三年出现在春晚上,小品《扶不扶》还拿到当年最受欢迎的语言类节目第一名,有观众评论道:“宋丹丹之后,终于又有女演员能在春晚真的逗乐大家了。”

在春晚小品《扶不扶》中,马丽的老太太角色成为一大亮点。

从话剧舞台到电视屏幕,马丽个人版图“扩张”的最后一步,是大银幕。

开心麻花筹拍电影版《夏洛特烦恼》时,在话剧里演了近百次马冬梅的马丽却并不是女主角的第一人选,出于票房的考虑,剧组找来了漂亮上镜的电影女演员。

试戏的时候,导演闫非、彭大魔给新来的“漂亮版马冬梅”指导表演,但不管怎么试,脑子里依旧全是马丽的样子,他们这才发现,这个角色已经和马丽融为一体了,只好决定再找她回来。

电影上映前,没有人对沈腾和马丽的组合抱有希望,但《夏洛特烦恼》最终却以年度黑马的姿态拿到14.6亿票房。“我没有耍表情或者诋毁自己去博取大家的欢笑,一个都没有,包括马东梅。我也不知道我的喜感从哪儿来的。”马丽说,她也思考过原因,最后得出的答案是:“可能是老天爷赏了这口饭吃。”

3

演完《夏洛特烦恼》之后,伴随着高票房和“女谐星”身份的坐实,马丽出镜的机会越来越多,她意识到身为一名女演员,把自己收拾得利落好看是本分。

于是,从不敷面膜的马丽开始做皮肤护理,积极瘦身,还染了一头时尚的金色短发,但很快,终于瘦下来了的她却不得不面对一个令人无奈的事实——比变美更难的是,如何改变观众心中对于“女谐星”形象的刻板印象。

最初被邀请出席颁奖典礼时,马丽没有造型团队,只好请工作人员去向品牌借衣服,但品牌却回复她形象太土了,不愿意借。“这件事伤到我了,”马丽说。

为了证明自己,她请专业的造型师打造形象,拍了美美的照片发上微博,网友却说“一定是P的”,还问她能不能发点真实的照片。有人夸她好好收拾一下还挺像刘嘉玲,话音刚落,就有网友回复:“这是刘嘉玲被黑得最惨的一次。”

比被贴上“不美”标签更尴尬的是,作为“女谐星”,马丽不可以变得太美。

在同行中间,演喜剧不能太漂亮也是一个共识。台湾“喜剧咖”谢依霖就曾经在采访中说过,“女谐星是条不归路,当你选择这条路的时候,你就要放弃成为林志玲。”同为“女谐星”的贾玲也曾表达过类似的困扰,为了保持自己胖乎乎没有攻击性的特点,她并不能彻底减肥。

因此,有一段时间,只要马丽稍微变得好看一点,无论身边的朋友还是网友就会不停地提醒她:“千万不能太漂亮,太漂亮你就不好笑了。”马丽对此始终难以释怀,在综艺节目《饭局的诱惑》中,她忍不住对着镜头发问:“为什么全智贤就可以美美地搞笑?”

作为“女谐星”,不仅不能太漂亮,还必须把“女”字隐去,不能展露脆弱。

马丽曾经参加过一档公益真人秀,为了帮助一个藏族老奶奶,她需要徒步奔跑到海拔5000多米的山上完成节目组设置的任务。马丽的心脏原本就有点问题,再加上跑得太拼命,一下晕倒了。

可是,当节目组把一脸惨白的马丽吸氧的剧照发上网后,收到的留言却是:“哈哈哈,马丽竟然这样了,她太好笑了。”马丽看得一头雾水:“我连命都差点没了,到底哪儿好笑了?”

马丽开始介意被称为“谐星”,反感无论走到哪儿都被人要求笑一个,“像傻子一样”。接受媒体采访时,她甚至会公开喊话:“早晚会有一个懂我的导演发现我,找我演一些正剧、悲剧什么的。”

只是,愿意邀请她出演正剧、悲剧的导演还没出现,她自己却因为不愿接受“女谐星”定位的拧巴、较劲一度跌入谷底。那是去年6月,马丽形容自己“整个人都崩溃了”,身体、心情一团糟。

35岁生日那天,她结束了连续一个多月在香港的工作准备飞回北京。但由于遇到管制,她在机舱里坐了整整五个小时,飞机依然没有要起飞的迹象。持续报警的身体开始有了更剧烈的反应,马丽感到呼吸困难,像有人掐住她的喉咙,飞机上没有氧气,工作人员以马上就起飞为由拒绝她下机,她又听不懂粤语,孤立无援,情急之下,助理拨打了999,救护车来把马丽抬下飞机时,她已经几乎失去意识。

马丽被送去了医院,昏睡多时后醒来的那一刻,她突然想通了,“什么顾虑都没有了,”马丽说,就是觉得谐不谐星的无所谓了,一直演喜剧也挺好,毕竟“演的时候自己也挺高兴”,最重要的是,要“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一切”。

4

马丽开始尝试改变,不是改变外形,而是改变心态,学会不和自己较劲,不和“女谐星”较劲,不和观众较劲。

她去参加一个旅行真人秀,节目里嘉宾们被要求体验高空项目,身体不好且有恐高症的马丽被吓哭。播出之后,不少留言批评她“一个演喜剧的,真人怎么那么矫情”,她一度想解释,但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“我要学会不在意每一个人的看法。”马丽说,“机器在这儿摆着,如果我现在累了,我就躺下睡。把自己演成另外一个样子,我做不到。有些项目我明明害怕,干嘛要把自己假装成为一个战士呢?”

电影《羞羞的铁拳》里有一场戏是艾伦和马丽意外坠入露天泳池,又被雷劈中,交换了灵魂。拍的时候,马丽正好赶上生理期,还要吊着威亚泡在凉水里,这场戏一共拍了两天,在此之前,她已经连续拍了将近两个月,“那种精疲力尽不是语言能形容的。”

这要是放在以前,马丽一声都不会吭。她可以从开着的车上往下跳,学都不学就骑马,“豁出去了能把剧组的人都吓死”。但这次,拍完整场戏,大家鼓掌,她回洗手间换掉湿衣服,出来后在酒店走廊里嚎啕大哭。路过的导演宋阳看到这一幕赶紧向她道歉:“对不起,我都快忘了你是女演员了。”

“就是释放一下,现在知道了,还是要认怂。”马丽说。

但是,心态上的“认怂”并不会妨碍她继续尝试变美。现在,无论收工多晚多累,回家后的马丽都会坚持认真卸妆,再敷个面膜。只是,这种尝试,不再是为了证明,而是为了让自己高兴,“每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皮肤亮亮的,就觉得还能再坚持。”

三个月前,马丽度过了自己的36岁的生日。那天,她算了算自己的年龄,感叹道:“妈呀,离40又近了,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,我觉得我刚30左右。”朋友说:“这不挺好吗,你心里觉得自己是多大就是多大。”

“我反而觉得我越活越小了,心态上放开了。”马丽告诉每日人物,“美也好,丑也好,只演喜剧形象固化也好,又能怎么样?马丽就是马丽,反正别人也来不了。”

那是晚上十点,马丽在结束了一堆采访后,还要录一档视频访谈节目。她的发型已经有些松散,妆也晕开了。工作人员跑来问她要不要重新整理一下,只见马丽自己用手把额前的碎发一拨,扬起脸说:“没事儿,来吧!反正我也不靠脸吃饭。”

每人互动

你对马丽的哪个角色印象最深?
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

侵权必究

后台回复“进群” 加入每人部落

关键词: 电影马丽多了
转载声明:本文为转载发布,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,不代表我方观点。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,文章或有适当删改。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,可联络[email protected]
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立场。
最新评论(0)
暂无评论


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.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

电话: (02) 8999 8797

联系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商业合作: [email protected]网站地图

战略合作: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:AHL法律 –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:[email protected]

友情链接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